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世俗评说

从混搭、离婚到孔子彩票

标签:世俗评说|来源:网络转载
摘要:今天看到很多人在讨论什么是江湖中的事,对于这一点我有十年的异乡生活经历,所以个人也有一些看法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江湖中的事 是可大可小的事,任何事都是如此...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当今流行混搭,不过是追求穿戴上的视觉艳遇;数年来离婚率居高不下,海誓山盟重遭背叛,信誓旦旦份量锐减;孔子的仁爱道德被拿来装饰彩票,不能不说是福利中心的负责人,让流传了千年之久的儒家思想煎熬着无奈。

混搭流行几年来,素净的套装被冷落到角落,颠覆了传统的整齐和对称的观念,混搭视觉从服饰上影响到了人们的家庭婚姻观念,是喜是悲,是进步还是倒退,人们一时莫衷一是。

把婚姻两个字拆开,是因为女性昏了头才决定嫁给男人!离婚对于女性的伤害,用岁月的良药医治好久,也难以将元气恢复到少女时代。离婚后的女人,离婚后的男人,再婚的念头里也常常混搭过日子。年龄混搭,老夫少妻者多;贫富混搭,帅气配丑陋者居多……

混搭只是倾斜了一些人临时性的年轻的审美观念,离婚只是颤抖了部分家庭心血来潮的新欢和旧厌,但要说起孔子彩票,恐怕几千年的道德根基要过一过舆论炙烤的门槛。

孔子玩起了彩票!

千年前的孔子要是知道在老家山东和彩票牵手,不知是喜是忧呢?我想,那结果一定是让孔老夫子啼笑皆非!

因为彩票是福利事业,显然,要是拿彩票来致富的话,对于一个女性来说,一定是选错了郎,站错了行,可是,现在,放眼店铺门前,生意好得排起了长龙的,肯定是彩票店,而且还是刚中出了大奖的彩票店。

买彩票的人,多数是抱着侥幸心理想一夜暴富的人,按照概率来计算,这种人的侥幸心理永远满足不了。可是抱着这种侥幸心理的人,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特别多!

揣测孔老夫子的心理,他绝对不支持买彩票,他不会纵容那些一夜暴富的人,不会支持那些抱着侥幸心理的人,因为他不惯看那些人的手成为财富的过道而很快成为世人的笑料。

可是,他却不能阻止自己的名字和名言成为彩票的载体。

不久前,一套名为“中华名人孔子”的彩票在孔子故里山东曲阜首发,彩票票面选取了3幅孔子画像,并将论语中的名言警句用作奖符。每张彩票面值10元,头奖30万元。

显然,这项举措是忤逆了孔子的遗愿的!可是要从为家乡做点贡献的角度看,孔子会不会同意呢?

同意不同意,无关紧要,既然孔子已经作古,就再也无法阻止后来者的决定了,哪怕是冒着一贯以来被颠覆的危险,也要走完家乡服务的道路。

但有许多令孔子想不明白的问题出现了。

山东省福利彩票发行中心在其官方网站上介绍说,孔子彩票获得财政部批准,其玩法具开创性,将儒家经典著作论语中的名言警句用作奖符,对应不同级别的奖金。如一等奖奖符为“礼之用,和为贵”,中奖者可领取30万元的奖金,最低第八级能够拿10元奖金,奖符为“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为什么“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只值十元钱?难道仅仅是因为它讲述的是朋友之间的交往嘛?为什么“礼之用,和为贵”值三十万元?难道是因为他常常被当今的中国的领导人拿来处理国际棘手的大事吗?

不难想象,还有很多名言是一文不名的,不然的话,这孔子彩票肯定是要赔钱的,那么,问题出来了,什么样的名言一文不值呢?一文不值的名言还能在名言的宝座上坐到几时呢?浑身沾满了铜臭味的孔老夫子再到世界各国的孔子学院去讲学的时候,是不是会心怀忐忑呢?

“君子喻于义,小人喻利”,我们用孔子的名言来评说这件事,似乎有点滑稽,然而,滑稽之余,大家不禁想,对大家晓以道义的君子,自然是孔子,而拿来以博彩促来政绩的人就摆脱不了小人的嫌疑了。

但是,那些抱着侥幸心理要用十元钱换到三十万元的人,却没有心思去思考和比较这些差别,他们只是以家乡这位千年名人的名义来捐献自己的爱心,孔子彩票变得比其他名字的彩票更有销路。孔子彩票发行一个星期以来,销售额已经超过200万元,明显抢眼于其他同类别的即开型彩票。福利彩票发行中心一个第五副主任认为,孔子彩票的确有更强的“号召力”。

彩票发行中心说,最初设计彩票的理念十分简单,票面印上孔子和论语,销售彩票募集公益金的同时宣传儒家文化,一举两得,而并非要借此敛财。

不论你怎么遮掩,彩票也需要借助名人的效应,这个结论已经被销售情况所证实了,当我们把孔子这种文化现象和彩票这种伴随社会而出现的接近经济的现象联系在一起来品味时,还是觉出里面的酸涩甚至腐臭的味道来。

当今社会,是经济社会,从政府到百姓,无不在围着自己的钱袋子挖空心思,处心积虑,那么,从山东曲阜当地政府来说,用孔子来带动一条产业链算不算错?

孔子彩票在满足彩民购彩心理的同时,更重要的是引导彩民关爱社会困难群体。这恰恰符合孔子“仁者爱人”、“博施于民而能济众”的仁爱精神。这对于传播中国传统文化经典,是一种创新,是为了公益,符合国际潮流,目的在于筹集闲散资金发展公益事业,筹集的公益金完全由国家财政支配,不属于个人,也不属于某个集体。或许能看到“仁者爱人”的条幅,孔子会对着排着长队来买彩票的人微微颔首,但他内心的酸楚,哪里是设计这套彩票的人所能理解的呢?

这是一个堂而皇之的遮羞的借口!

将彩票与文化相结合,这是一种符合国际潮流的先进设计理念,表达的是传播文化的善意。传播文化,固然没错;带动经济,更显得功德无量。可是,有没有人去想过,这种产业真的是带动经济效益了吗?

其实那不过是自欺欺人的遮羞布罢了。买彩票的人,都是想一夜暴富的穷人,拿穷人的善心去做善事,本身并没有使钱的数量增长,而只是换了一种存在形式,单个的钱被国家支配了,然后重新分配,部分被用来捐助那些更需要帮助的人。

在此之前,山东还推出过“齐鲁古车”主题彩票,票面使用的是各种古车图片,如商代曲衡车,奖符使用的是源于齐鲁古国的成语,如一鸣惊人,很受彩友喜爱。用车来作为彩票的主题,还真是无可厚非,至少,车这种东西,没有思想,没有爱憎,没有情怀,没有眼泪,而把车换成了站在高高的塔尖上观看中国历史发展几千年的孔子来说,虽说他的仁爱之道没有被完全掀翻一旁,埋到谷底,但可以见到的是,他的眼眶里溢满了眼泪,他的心头在敲打自问,他的主张经受着一遍又一遍的拷问,他的思想在散满铜臭的水沟里被浸泡,遭蹂躏。

固然,有关单位请大家注意,公众要理性的看待孔子彩票,避免借文化之名,让孔子满身铜臭味。避免盲目跟风,避免“老子彩票”、“孙子彩票”等的相继问世。可是,你能为,我为什么不呢?

所以,我们要正确的对待孔子彩票,肯定彩票对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和对公益事业的作用,孔子可以适度“被消费”,但应该杜绝低俗、无底线的娱乐或商业贩卖。

孔子之所以被作为商业的存在形式被贩卖,被许多善良仁爱的博彩者无休无止地买来买去,其实是和时下的社会心理有着必然的联系的,如果我们把混搭看成一种文化的话,他是一种被大众稀释了的快餐文化,正像离婚被部分年轻人拿来当高档快餐消费一样,这一切,其实是一种在社会转型时期人们普遍存在的焦躁心理在作祟。

文化能够被贱卖吗?文化饮食中有快餐种类吗?焦躁心理对待文化现象能不出现畸形文化形态吗?

混搭是人们在焦躁中被贱卖的服饰文化,是视觉错爱;离婚是人们在焦躁中被贱卖的婚姻文化,是情感错爱;而孔子彩票呢,不能不说是在过度的焦虑中被仁爱的外衣遮掩着所从事的变形变味的儒家文化,是价值错爱。

不论是视觉的,还是情感的,或者是价值的,只要是错爱,便充斥着荒诞,既然是错爱,还是应该尽快地结束吧!